特大暴雨夜袭四川冕宁:山洪摧毁村庄 一家5口遇难

俄觉木依今年47岁,担任大马乌村党支部书记已有13年。他告诉澎湃新闻,打他记事起,就没看到过这么大的雨。比俄觉木依年长的多位村民也说了同样的话。 不幸的是,该村有一家五...


俄觉木依今年47岁,担任大马乌村党支部书记已有13年。他告诉澎湃新闻,打他记事起,就没看到过这么大的雨。比俄觉木依年长的多位村民也说了同样的话。

不幸的是,该村有一家五口在此次山洪中丧生,另一家八口只有三人生还。

山洪过后的大马乌村。

阿西列姑子家被山洪冲毁

特大暴雨使曹古河改道,向本不靠近曹古河的阿西列姑子的家冲去。

据统计,彝海镇、高阳街道等乡镇(街道)共计2100户9880余人受灾,农作物受灾1017公顷、成灾721公顷、绝收209公顷;房屋倒塌168户672间、一般损坏房屋125户500间;受损公路11.9千米,冲毁便桥6座,受损堤防37.2千米,受损电力线路3千米。此次灾害造成农林牧渔、基础设施、房屋及居民家庭财产、工矿商贸直接经济损失共计7.38亿元。截至6月30日23时,彝海镇、高阳街道集中安置点共安置群众1778户5660人(集中安置2296余人、分散安置3364余人)。

村民告诉澎湃新闻,阿西列姑子勤奋上进,不喝酒,对待邻居也非常友善,大家对他的评价都很高。

凉山州气象局于6月26日白天发布的预报显示,预计当日晚到27日白天,该州甘洛、越西、美姑、雷波有大雨,冕宁、喜德有中雨,局部地区有暴雨,发生中小河流洪水和山洪地质灾害的气象风险等级高;目前该州局地强对流天气明显,需注意防范局地短时强降水、冰雹、短时阵性大风和强雷暴等强对流天气可能带来的危害。

暴雨后的曹古河,河道已被冲毁。 本文图片均由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带走阿西列姑子一家后,山洪又向下游冲去,流经地的克依子家时,洪水又分成两道,一道从地的克依子家的右侧向下,一道从地的克依子家的左侧漫流。

大马乌村有5个组,全村483户2187人。当晚,俄觉木依不放心,打电话通知各个组的组长,让他们通知各户保持警惕、注意安全。

山洪后,村民将家具搬出,放在路边晾晒。

蒋刚强调,要时刻绷紧始终绷紧安全风险防范这根弦,对各项工作再检查、再细化、再落实;要健全应急预案体系,细化应急处置和抢险救灾各类措施,完善应急预案,做好防灾避险演练,切实提高广大干部群众防灾救灾和应急处置能力;要压紧压实责任,继续加强巡查值守工作,强化安全措施,最大限度保护群众生命安全。

阿西列姑子一家五口睡觉的房屋,不巧正背对洪水奔流的方向。洪水将四合院冲走一半,一家五口没来得及逃生,被洪水卷走。阿西列姑子的3个孩子中,最大的8岁,最小的只有2岁。此外,阿西列姑子养的骡子也被冲走两匹。据知情人士称,这5名遇难者最远被洪水冲到了离家1.5公里的地方。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集中安置点。

有了这十几匹骡子,阿西列姑子可以帮建筑工地往山里驮物资或材料。活少的年份,阿西列姑子能挣个好几万,活多的时候,能挣一二十万。如果没活可干,这一匹骡子就能卖到上万元的价格。

灾后

俄觉木依回忆,26日晚6点至8点,下的是小雨,而且断断续续,下一会停一会,雨量并不大。此后,伴随着闪电,降雨突然增大,雨水打到地面上哗哗作响,跟家人说话时必须大声才听得见。没一会儿,整个村子停了电,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暴雨来临时,监测员阿西古吉正打着手电向曹古河内扫去。雨点越来越密集,打在地面上哗哗作响。

俄觉木依说,三轮车被冲走的地方离安全地带只有约五十米的距离,如果一家人拔腿就跑,全部生还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暴雨

今年47岁的阿西古吉是大马乌村的监测员,他的职责就是在发生气象灾害或地质灾害时及时预警,给群众撤离争取时间。

当晚的雨量究竟有多大?冕宁官方发布的信息显示,在26日晚9时至27日凌晨1时的7个小时的时间里,高阳街道灵山景区降雨量数据为211mm,彝海镇大马乌村降雨量数据为107.5mm,彝海镇曹古村降雨量数据为85.7mm。

暴雨来临时,阿西古吉正打着手电,向曹古河内扫去。

监测员

曹古河上游的河道较窄,水涨得很快。阿西古吉见状,先后电话通知俄觉木依、下游大堡子村的监测员。随后,阿西古吉通知家人及周边一两户人家撤离。

曹古河。

冕宁县政府于4月20日发布的《冕宁县2020年地质灾害防灾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显示,冕宁县地处攀西大裂谷地带,属高中山地貌,山高谷深,境内地层岩石及地质构造复杂,地质环境脆弱,受矿山开发、水电开发、交通建设等活动影响,地质灾害频繁发生,以滑坡、泥石流为主,规模以中小型为主,在凉山州乃至四川省都属地质灾害较严重的县之一。而暴雨或持续降雨是当前该县泥石流、滑坡、崩塌等地质灾害最主要的诱发因素。

遇难

诱因

阿西列姑子今年28岁,和妻子、3个孩子住在四合院里。在大马乌村,阿西列姑子算是经济条件较好的一家。他家有四五亩地,还养了几头猪和十几匹骡子。

按照分工,俄觉木依赶到村子边缘的阿西木加家里是晚上11点左右。来不及挨家挨户敲门,俄觉木依只能大声吼:“涨水了涨水了,快走!”

冕宁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冕宁发布V 7月1日通报称,截至6月30日23时,在搜救过程中发现彝海镇2名失联人员已遇难。目前,彝海镇有12人遇难、5人失联。高阳街道辖区内冕宁高速路口下方国道248线崩塌导致2辆过往车辆坠河,10名乘载人员中5人获救、2人遇难、3人失联。此次特大暴雨已造成14人遇难、8人失联。

阿西古吉的家位于大马乌村最东部,距离曹古河边只有几十米远。每年,阿西古吉要参加两次政府组织的监测员培训,“最重要的就是及时发现、及时通知村干部”。

据《科技日报》报道,成都山地所总工程师、研究员游勇表示,这种特大暴雨有三个主要特征:一是暴发比较突然,很难发现征兆;二是从发生到快速蔓延,只需十几分钟到一个半小时左右,时间非常短;三是极易引发泥石流等次生灾害。

原本,地的克依子全家8口人是有机会全部逃生的。据俄觉木依介绍,地的克依子跟他说,听到呼喊后,一家人已从房间里出来,想着骑三轮车逃生能快一点,他就让老母亲、妻子和5个孩子上车,哪知刚开出去二三十米,三轮车就被洪水冲走,一家人只有老母亲、一个孩子和他三人生还。直到现在,地的克依子还有个孩子仍处于失联状态。

6月29日,澎湃新闻在大马乌村看到,26日的山洪已将原来的河道冲毁,大大小小的石块和枯树枝散落在河道上;村民种植的樱桃树、洋芋、玉米和房屋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毁。

俄觉木依回忆,大马乌村4组组长已及时在微信群里通知,见阿西列姑子夫妻俩没回复后,4组组长又给阿西列姑子打了好几个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等到组长赶到阿西列姑子家附近时,发现他家的四合院已被冲毁。

村民的房屋被冲垮。

阿西木加家一共有8口人,在俄觉木依的通知下,全家人及时跑了出来,他们一边跑一边喊,越来越多的村民跑了出来,向远离河边的安全地带撤离。

据冕宁县政府官网报道,6月18日,凉山州常务副州长蒋刚到冕宁县调研督导防汛减灾和地灾防治等工作。蒋刚一行先后前往高阳街道、大桥镇、彝海镇,通过实地查看,听取汇报等方式,详细了解冕宁县防汛减灾和地灾防治等工作。

在阿西古吉给俄觉木依打电话前,俄觉木依已电话提醒阿西古吉,让他密切关注沟内水位变化。

澎湃新闻注意到,冕宁官方将此次灾害表述为“6·26”特大暴雨灾害。

澎湃新闻获悉,在监测员阿西古吉和村支书俄觉木依等村组干部的努力下,该村的绝大部分村民得到安全转移。

曹古河发源于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彝海镇以东的山谷,自东向西流经彝海镇大马乌村、大堡子村。6月26日晚的那场暴雨,使曹古河成为大马乌村的“噩梦”——“源源不断”的洪水夹杂着石块、泥沙、树枝,摧枯拉朽般向下游肆虐,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在当地村民看来,这场暴雨来得猛,也来得很突然。

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

相关文章